又一金融系统高官落马 他演绎了现实版“高育良”

7月31日,环环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得知消息,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国开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其实胡怀邦的落马并不出乎意料。2018年9月27日下午,国开行在北京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领导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的任免决定,赵欢任国开行党委书记,并提名出任董事长;胡怀邦不再担任国开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当时给出的说法是——董事长任免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和章程办理。
  赵欢到任不久便宣布:国开行党委研究决定,在全行范围内集中开展专题警示教育活动,深刻反思突出问题,举一反三,健全制度机制,采取有效措施,以全面从严治党带动全面从严治行。
  这距离胡怀邦卸任国开行董事长还不足一年。当然,胡怀邦从上任到被调离也才不足一年时间。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落马前的“明示”也一直受人关注——2018年10月11日,央视通报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受贿一案时,画面中就曾出现过胡怀邦的名字。
  王三运受贿案扯出胡怀邦
  胡怀邦在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受贿一案中充当了掮客的角色。
  2018年10月11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受贿一案。
  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1993年至2017年,被告人王三运利用担任中共贵州省六盘水市委书记、贵州省委副书记、安徽省人民政府省长及甘肃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利用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入股银行、工程承揽和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685万余元,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当晚,央视披露了庭审画面,以及检方提供的证据。画面显示,王三运收受的贿赂中至少有两次与胡怀邦有关。
  第一次是王三运通过时任交通银行董事长的胡怀邦,为上海华信公司入股海南银行提供了帮助。而第二次,则是王三运通过已上任国开行董事长的胡怀邦,为海南华信公司获得国开行48亿美元综合授信额度提供了帮助。
  庭审画面曝光时,距离胡怀邦调离国开行董事长一职还不到一个月。
  2018年,胡怀邦已63岁高龄。因此,当他被调离国开行董事长时,一直被公众理解为正常离退休。但当王三运案庭审画面曝光之后,所有人才反应过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王三运与胡怀邦之间一直互动频繁。2012年,上任甘肃省委书记不久的王三运就会见了时任交通银行董事长的胡怀邦,邀请其掌舵的交通银行参与兰州新区的开发建设。
  随着胡怀邦赴任国开行董事长,甘肃与国开行间展开了大体量的项目合作。
  据《甘肃日报》报道,2013年5月,甘肃省政府与国开行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国开行未来5年将累计投放扶贫开发贷款800亿元、实现融资总量不低于1000亿元,全力支持甘肃打好新一轮扶贫攻坚战。2016年,甘肃省政府与国开行在兰州签署“十三五”全面深化开发性金融合作备忘录、棚户区改造项目合作备忘录和易地扶贫搬迁贷款合作协议。根据协议,未来五年,国开行将向甘肃提供总量5000亿元的融资。胡怀邦出席了签约仪式。
  除此之外,就在宣布胡怀邦接受调查前半个月,曾任国开行吉林分行副行长的钟小龙自杀。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钟小龙自杀或因事涉国开行吉林分行多年的违规担保造成巨额亏损,并涉嫌非法利益输送。
  当时曾有人担心钟的自杀会影响胡怀邦案证据链,但仅过半个月,靴子终于落地。
  学者型官员
  胡怀邦,河南省鹿邑县人。出生于1955年的他,从河南省鹿邑县马铺公社办公室干部开始干起,后来一直做到卫生院副院长。
  那时,他还是一个怀有鸿鹄之志的青年。
  1978年,即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胡怀邦考上了吉林大学经济系,学习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之后,他到了陕西财经学院任教,后来又在这里攻读了经济学博士学位。
  在职学习的同时,胡怀邦在官场也混得风生水起。环环梳理了胡怀邦从1994年至2019年的履历。
  1994年7月,胡怀邦升任陕西财经学院副院长;
  1999年,出任中国金融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正局级);
  2000年6月,出任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副行长、党委副书记;
  2001年6月,出任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行长、党委书记兼国家外汇管理局陕西省分局局长;
  2005年2月,出任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纪委书记、党委委员;
  2008年9月,出任交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2013年4月,出任国开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可以看出,2000年是胡怀邦的“关键年”。那一年,他正式开始了在金融监管机构的仕途,之后也一直顺风顺水。在此期间,胡怀邦也曾立下“赫赫战功”。
  2005年出任银监会纪委书记期间,胡怀邦推出“约法三章”“三项清理”和“履职回避”等重大举措。在他的主持和推动下,银监会起草完成了《履职问责试行办法》,用制度完成了对监管者自身的约束。
  2008年调任交通银行时,他曾公开表示,在“十二五”期间(2011-2015年),要用最多不超过5年时间再造一个交行,实现资产规模、盈利水平翻番,总资产达到8万亿元、净利润超过800亿元。
  在出任国开行董事长5个年头之后的2017年,国开行年度业绩报告显示:2017年总资产159593亿元,比2013年81972亿元增长94.7%;贷款余额110368亿元,比2013年71483亿元增长54.2%;净利润1136亿元,比2013年800亿元增长42%。此间,该行贷款拨备率、资本充足率均有所上升。
  在2017年热播的《人民的名义》中,主角之一的高育良从大学教授一路做到“汉东省委书记”。而胡怀邦就是一位典型“高育良式人物”——学而优则仕。
  教授出身的胡怀邦在学术方面有许多建树,是名副其实的学者型官员,著有《中国流通改革与发展》《金融期货市场》《金融工程与投资银行》等多部作品,公开发表学术论文160多篇,完成省部级科研项目10多项,多次荣获省部级以上的优秀科研成果奖……
  可以说,国家在培养这样一位“科班出身”的干部身上耗费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如果胡怀邦最终确定“落马”,那么将不仅仅是他本人的损失,更是党和国家的巨大损失。
  金融反腐大戏已揭开大幕
  7月31日,国开行党委召开会议表示,该行第一时间传达中央对胡怀邦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并将全力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胡怀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按照要求做好相关工作。
  其实,在国开行系统中,胡怀邦并不是第一位接受调查甚至是落马的官员。据长安街知事报道,十八大以来,国开行已有多名高管退休后被查。
  今年2月,国开行原行务委员郭林因违纪问题被立案审查调查;2016年6月,国开行原党委副书记、监事长姚中民也曾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在中纪委的通报中,姚中民“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受到党纪处分后仍不思悔改,顶风违纪、收受礼金、搞权色、钱色交易”。2017年7月17日,姚中民一审被指受贿3600余万元,当庭认罪悔罪,最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50万元。
  今年以来,金融领域反腐力度持续扩大。1月11日至13日召开的中共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指出,要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
  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举行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指出,要做到“管住人、看住钱、扎牢制度防火墙”。要管住金融机构、金融监管部门主要负责人和高中级管理人员,加强对他们的教育监督管理,加强金融领域反腐败力度。
  截至6月18日,算上刘士余,今年至少有20名金融领域官员被查或被开除党籍,其中银行及投融资机构地方主要负责人10人。
  国家金融反腐的脚步越来越快,那些藏在金融系统中的“蛀虫”终将无所遁形!

Author: admin